KELLY-樱

围酒夜话

“灯姐姐,您这酒哪里讨来的啊,能给我喝一口吗?”

小妖们又聚集在一起了,不知道今晚是来听故事的,还是来讨酒喝的。

青行灯扫了一眼聚集过来的小妖们,眯了一下眼,仰头干了杯里的酒。

“我这里只讲故事,不赏酒,想喝的话,把命留下,就给你们讨一口吃。”

青行灯阴阴的笑了笑。

底下小妖一片哗然,缩着脖子都四散而去了。

“这就走了,开个玩笑而已,我要你们的命有何用。”

青行灯满上酒继续喝着。

咣一声巨响,青行灯眼都没有抬一下,继续饮着酒。

“喂,那个泛绿光的,是你偷了我挚友的酒吗?”

只有一只手臂的男人,踹门而入,戾气及其重。

“哎呦呦,擅自闯入女孩子的地方,还把人家的门撞坏了,真是粗鲁的男人。”

青行灯瞥了茨木童子一眼,继续喝着酒。

“把酒还给我。”茨木童子很不友善。

“先坐下。”青行灯招呼他坐下。

“你怎么把酒喝完了?”茨木走到酒缸前看了一眼,酒已喝了一半了。“这是我拿给挚友的!!”一记地狱之手就要发出去。

“今天不讲故事了?”云朵上坐着个美人,飘了进来。

“本来要讲的。” 青行灯白了茨木童子一眼。

“你把酒还我。”茨木童子不依不挠。

“找我家锅子给你盛点汤。”阎魔对茨木童子挑一挑眉。

“不行,就要酒。”茨木童子真是死心眼。

青行灯抬手抚了抚额,阎魔飘到灯旁边,顺手抄起酒盏就自顾自喝了起来。

“想不想听听红发妖怪的故事?” 青行灯突然眼睛一亮,看着茨木童子。

“你要是敢说挚友的坏话,我就铲平你这院子。”茨木童子的地狱之手又举起来了。

“先听听吧,这可能是那位大妖怪不为人知的一面呢。” 青行灯捂嘴轻笑了一下。身旁的阎魔还是自顾自的喝着酒。

“这一切都要从这缸酒开始说起。” 青行灯娓娓道来。

几年前,那时的酒吞童子已是大名鼎鼎、威震四方的妖怪了,正义感十足,但是却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看谁都很凶,自然没几个人愿意接近他。

就算是这样的酒吞童子,也有非常可爱的一面。

“可爱?什么可爱的样子?”茨木童子按耐不住了。

“别急,今夜才刚刚开始。酒都没喝完呢。” 青行灯又仰头喝了一杯。

酒吞童子一般都是孤高一人,很少会看他跟谁很亲近,直到最近,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聒噪的跟屁虫。

"你才是跟屁虫,那叫挚友。”茨木童子不淡定了。

“好像只有你这么认为。”阎魔说完,和青行灯对饮了一杯。两人对视的眼神都有种认同感。

“信不信我毁了你这院子。”茨木童子的手又举起来了。

“后面可是重点哦,你要不要听。” 青行灯调整了一下坐姿。

茨木童子气鼓鼓的坐了回去。

在认识茨木童子之前,酒吞童子整日就是喝酒,没事了去打个架,没架打的时候,还是喝酒,他的酒从来都是自己酿的,酿好了埋在地下,封存几年后拿出来喝。

有一次,青行灯在红枫林里迷了路,不小心撞见了正在埋酒的酒吞童子,如此高冷的酒吞童子,身边竟然会有小动物,尤其以猫居多。埋了酒,酒吞童子靠坐在树干上休息,还时不时的逗弄身边的小猫儿,那个可爱的表情,让青行灯有种想要戳他脸的冲动。

“我第一次见酒吞童子那么温柔、可爱的样子。” 青行灯双手托腮做可爱状。“真的好想过去捏他的脸。这坛酒就是当时他埋的,我今天突然想喝了,就偷偷挖了出来。”青行灯吃吃的笑着。

“哈哈,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大妖怪还有这样的表情。”阎魔单手拖着下巴,若有所思。“下次可以叫那座冰山带着小猫儿逗弄一下酒吞童子。”不知道判官是不是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了。

“哇,我也想看挚友那个表情,明天我去买一身猫服穿。”茨木童子已经完全进入自己的幻想了,不记得他是来要回被青行灯偷走的酒了。

“啊,阎魔大人。”远处聒噪的声音响起。“阎魔大人啊,救命啊。”

一位少女骑着一只锅子蹿进了院子。后面还跟着一只骑着蛙的兔子。还有一黑一白两个小鬼,抓着蛙尾巴跟了进来。

“哎呦哟,这些人可是来晚了,我的故事到此为止了。” 青行灯笑着看着闯进来的一群妖。

“怎么了,大惊小怪的。”阎魔看着慌张的孟婆一行人。

“有、有个红发的妖怪,要、要拆了我的牙牙。”

“红发!”茨木童子一听红发就来了精神。

“喂,你们可看见一只能跑的锅子。”门口传来声音。

“挚友!”茨木童子把酒吞童子迎进了小院。

孟婆护着牙牙,警惕的看着身后追来的酒吞童子。

“臭妖怪,我的牙牙不会给你的。”

“我不过看见你们从锅里盛酒,就想要讨一杯尝尝。”酒吞童子看着牙牙,一副看着食物的样子。

“大家坐下来吧。” 青行灯此时把杯子拿了出来,一人面前放了一个。

孟婆在阎魔的指示下,给每人都盛了汤,只是走到酒吞童子面前,看着酒吞童子吓人的样子,就直直的走了过去,给了茨木童子两杯。

“虽然今夜的故事讲完了,不过大家可以继续开个茶会。”

小院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
愿望没有什么对错,不过就是希望。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心里想的事情能够实现。那个白发的男人也不例外。